當前位置:首頁 » 化妝技巧 » 十堰劉婷化妝怎麼樣

十堰劉婷化妝怎麼樣

發布時間: 2022-08-09 14:03:03

1. 十堰有哪些彩妝學校

十堰劉婷化妝學校教得挺好,我有朋友在那學,現在在皇宮上班。

2. 要去學校讀書了,家裡母親一個人,怎麼辦

2014年的一天,浙江湖州的小伙兒劉霆一個人躺在整形醫院的病床上。劉霆的母親在他的旁邊,緊緊握著他的手,待會兒,劉霆就要被推進手術室了。他要接受的,是一場中韓兩國醫生合作的變性手術。
劉霆
劉霆是個男孩兒,但他想變成一個女孩兒。醫生說,他這個病是先天性異性病。他的母親鼓勵他做最真實的自己。其實病房裡的這一幕,和七年前何其相似。只不過那時,劉霆和母親的位置對調了一下。
母親因為尿毒症躺在病床上,而劉霆握著母親的手陪在一邊。那時的他是個大學生,因為不放心母親的病情,他還背著媽媽上大學。劉霆的做法,感動了所有人。劉霆後來怎麼樣了?
母親病重需要錢,父親拋妻棄子
「對不起,您撥打的電話正在通話中……」一聲聲冰冷的機械聲傳來,刺痛著浙江小伙兒劉霆的心。
劉霆在幫媽媽測血壓
他打的電話號碼,主人是他的親生父親。一周以前,父親說他要出門打工。可自從父親離開之後,就再也聯系不上了。劉霆知道,爸爸是覺得這個家拖累了他。拋下他和媽媽兩個累贅,爸爸或許能生活得更好。不過現在,他已經不配這一聲「爸爸」了。
劉霆的父親離開的借口,是打工賺錢。而賺錢,是為了給他的母親籌醫葯費。現在,他的母親正躺在床上遭受著病痛的折磨。可原本這一家人,應該是平淡幸福的。
劉霆小時候和媽媽合影
劉霆的父母是工薪階層,家裡的經濟條件比上不足比下有餘。他出生之後,父母就給予了她全部的愛。他們會滿足劉霆的所有生活需求,在繁忙的工作之外也會盡量抽時間陪伴劉霆。小時候的劉霆一直覺得,父母就是孩子幸福生活的全部。
劉霆的媽媽說:「兒子從小就很乖巧,從來不做調皮搗蛋的事情。他很文靜,有時候安靜地像個小女孩兒一樣。他很喜歡讀書,成績也一直很好。反正,我和他爸爸沒怎麼為他操過心。」
劉霆小時候
上學之後,劉霆就成為了家長口中那種「別人家的孩子」,他學習刻苦,人又聰明。每次考試,都能名列前茅。家裡的牆壁上,全是劉霆的獎狀。每一年的學習標兵和三好學生名單,劉霆一定榜上有名。
可在劉霆13歲那一年,一切幸福戛然而止。有一天,他媽媽突然告訴家裡人自己不舒服。她也說不出怎麼個不舒服法,只是說自己肚子痛。劉霆爸爸還以為妻子是急性腸胃炎,沒有怎麼重視。可誰知兩天過去,媽媽的病更重了。
劉霆小時候和媽媽合影
此時,劉霆爸爸才把媽媽送進醫院。醫生的檢查結果,讓這個家庭如墜冰窟。「經檢查確定,患者是尿毒症。目前有兩種治療方式,一種是動換腎手術。不過費用高不說,腎源也不好找。另一種就是保守治療,透析。」
目前的情況,媽媽只能選擇透析。可是透析費用也不低啊,一次就是好幾千。很快,家裡的家底就被掏了個干凈。可媽媽的病就像無底洞,需要不斷砸錢進去。爸爸到處借錢,到最後別人看到他們就想躲。
劉霆在照顧媽媽
大概真的到了窮途末路吧,爸爸提出要出門打工賺錢。那時候的劉霆還不明白,媽媽的眼神為什麼那麼悲傷?爸爸去賺錢了,這不是好事兒嗎?又不是不回來,幹嘛這么嚴肅呢?可他沒想到,爸爸真的沒再回來。或許當時的媽媽,就已經知道了爸爸的意思。
承擔顧家重任,學習成績優秀
小小年紀的劉霆,承擔起了照顧媽媽的重任。他把媽媽放在了姥姥家,平時他上課姥姥就幫忙照顧。他放學之後就直奔姥姥家,接手照顧媽媽。
劉霆
那時候,媽媽的脾氣很不好。可能她也無法接受自己變成了一個廢人,變成了兒子的拖累。丈夫的離開,對她的打擊也很大。可是不管她怎麼發脾氣,劉霆都照單全收。他會小心翼翼地幫媽媽擦拭身體,會為媽媽做營養的飯菜。他會耐心安撫媽媽的焦躁,會給她一個溫暖的擁抱。
晚上媽媽睡下了,劉霆才有做作業的時間。挑燈夜戰,已經成為了他生活的常態。寒冷的夜裡,卻沒有母親為他端上一杯熱牛奶。劉霆也還是個孩子,他也會難受。可他只敢一個人,蒙著被子偷偷哭。
劉霆在學習
平時上課,他就專注在自己的學業上。周末和節假日,他就找各種兼職工作。雖然能得到的酬勞不多,但好歹能為媽媽多買兩盒葯。除了媽媽的病,已經沒有什麼能再打倒劉霆了。
看著他這么辛苦,姥姥也不忍心。姥姥問他:「要不姥姥全力照顧你媽媽吧,好不好?你現在學習壓力大,哪兒還有那麼多時間照顧人呢。你就安安心心學習,爭取考上個好高中好大學。等你工作了,咱們也就熬出頭了。」
劉霆
「不用姥姥,我自己可以。您年紀也大了,照顧好自己就行了。平時您能幫我照顧媽媽,我已經很感激了。至於其他的,我能承擔。」
孩子獨立又懂事,姥姥看著他總忍不住抹眼淚。爸爸離開的事兒,對劉霆始終是個打擊。他一定要好好照顧媽媽,把媽媽的病治好。他要證明給爸爸看,媽媽不是累贅,這個家不是累贅。因此,他一直是憋著一股氣在生活。
雖然照顧媽媽很累,但劉霆始終沒有忽視自己的學習。2005年,他考上了浙江農林大學。可是拿到錄取通知書的那一刻,他卻猶豫了。
浙江農林大學
猶豫的原因有兩個,媽媽和錢。媽媽這些年,病情一直時好時壞。她的身邊離不開人,自己出去上大學了她怎麼辦?再說家裡經濟條件也緊張,為了給媽媽治病,所有錢都搭進去了。劉霆實在沒有能力,再負擔自己的學費了。
他的糾結,媽媽看在眼裡。暑假的一天晚上,媽媽找他談話。「你想去讀書嗎?對大學有渴望嗎?」
「我……當然有。知識改變命運,我當然想去。可是媽媽,您應該明白我的想法。老實講,我寧願放棄這個夢想,我也要把咱們娘兒倆這個家給照顧好。」
劉霆
「如果你真的為了我放棄,那媽媽真就成你的拖累了。作為母親,我不希望看到這樣的事情發生。我希望你追求自己的夢想,我希望你過好自己的人生。」
背著母親上學,感動中國人民
經過一番掙扎,劉霆最終決定去上大學。而浙江農林大學,也了解到了劉霆特殊的家庭情況。學校決定,為劉霆減免學費。並且,每個月還會向他發放助學金。如此一來,錢的問題總算是解決了。學校的善舉,劉霆非常感激。
劉霆背媽媽上樓
那媽媽怎麼辦呢?把她一個人放在家裡,劉霆肯定不放心。思來想去,劉霆決定,背著媽媽一起去上學。他在學校外面租了個特別小的房子,環境也不怎麼好。畢竟經濟能力有限,有個容身之處已經很好了。
他也向學校打了報告,申請帶著母親進教室。大學不像初中高中,沒有固定的教室。這也就意味著,劉霆一天得背著母親走好多個地方。上課時他又要學習,還要分心照顧母親的狀況。下課之後,他必須馬不停蹄地背著母親回家。母親是個病人,需要休息。
劉霆和媽媽
所謂的家,就是他們在學校外面的那個小房子。這里很潮濕,還經常有老鼠蟑螂之類的東西。糟糕的生活環境,不利於母親養病。劉霆不得不每天半夜起身,為母親按摩因潮濕而酸痛的關節。買不起除濕機,他就只能手動除濕。清理積壓的水漬,更加勤快地換洗床單被褥……
更讓劉霆頭疼的,是母親的心理狀況。母親認為自己是個廢人,還會嚴重影響兒子的正常生活。所以她的內心越來越封閉,生活態度也越來越消極。甚至,她產生了輕生的念頭。一想到要自我放棄,她反而覺得是一種解脫。
劉霆接受采訪
可對於劉霆來說,母親是他的精神支柱。他不能承受失去母親的傷痛,哪怕想像一下他都要痛徹心扉。所以,他每天都會抽時間開導母親。他會直白地告訴母親,你對我有多重要,我有多愛你,沒有你我會有多傷心。在劉霆的耐心寬慰下,母親的心理狀態總算有了好轉。
劉霆和母親的生活狀態,也被更多的人看到了。他背著母親上學的照片,被一家媒體給拍了下來。這張照片在網路上迅速傳播開來,激起了大家的同情心。既然知道有人在遭受苦難,同胞們就不能坐視不理。於是愛心人士紛紛伸出援手,改善劉霆母子的生活環境。
劉霆(右)
復旦大學附屬醫院也聯繫到劉霆,表示可以免費為他媽媽動手術。有了生存的希望,劉霆自然不會放棄。在院方的接洽下,劉霆和媽媽來到了上海住進了醫院。醫院專門為他的媽媽組建了一個專家組,還為他們找到了腎源。
萬事俱備,只等一場手術。進手術室之前,劉霆媽媽很擔心自己出不來。劉霆握著母親的手,一遍一遍地說:「媽媽,你要記得我在等你。你要記得你還有一個兒子,而你是我唯一的親人了。想想我,你一定可以扛過去的。」
圖片來源於網路
欣慰的是,手術大獲成功。劉霆和他的媽媽,終於不用再被疾病困擾了。
2007年,劉霆也被評為了「全國道德模範」。他是新時代的孝子,他的行為感動了無數人。一時間,「生子當如劉霆」的言論,刷爆了媒體平台。
內心糾結性別,母親溫柔開導
媽媽的病治好了,劉霆終於有時間想想自己的事情了。他一直有一樁心事,從小就有。他內心總覺得,自己應該是個女孩子。可是社會告訴他,他是個男孩子。為什麼自己不能變成女孩子呢?劉霆的心裡,一直住著一個小公主。
劉霆(左二)
其實很小的時候,他就發現了自己的不同。別的男孩子喜歡奧特曼,喜歡小汽車。而劉霆喜歡的,則是高跟鞋、裙子和口紅。別的小女孩兒,會一個人偷穿媽媽的高跟鞋。劉霆是個男孩子,可他也干過這種事。
上小學那陣兒,他還請班上的好同學送了條裙子給他。媽媽告訴他,男孩子應該穿褲子。他就在一個人的時候,穿著裙子自我陶醉。後來長大了,他也意識到這種異常的心理狀況了。可他總是會想:「如果我是個女孩子,那我的生活一定會更美好。」
本來,劉霆是偷偷藏著這份心思的。可是成為道德模範之後,他就是個公眾人物了。他特別害怕別人知道自己的異常,也害怕自己會給別人帶來不好的影響。越想越難受,劉霆險些患上焦慮症。
知子莫若母,他的狀態很快被媽媽察覺了。媽媽找到他,想進行一場開誠布公的談話。或許是媽媽的語氣太溫柔,總之劉霆很快就和盤托出,完全沒有想過隱瞞。第二天,媽媽就帶著他去了心理診所。
劉霆
醫生說,這個病是先天性異性病。這種心理疾病,幾乎沒有治癒的方法。
「醫生,我是他的媽媽。那麼,我該怎麼做呢?」
「其實我建議你,什麼也不要做。尊重他的內心想法,尊重他的生活態度。如果可以的話,多多鼓勵他吧。按照自己的想法快樂生活,總好過畏首畏尾擔驚受怕。」
劉霆
經過醫生的建議,劉霆媽媽大概知道應該怎麼做了。雖然她還是有點接受不了,但孩子開心比什麼都重要。所以回家之後,她告訴劉霆:「兒子,做你自己想做的事情吧。如果你覺得變成一個女孩兒會更自在,那媽媽絕對不會阻止你。反正,我就當多了個女兒了。」
媽媽的話,給了劉霆很大的鼓勵。其實表面上他是擔心大家對他有非議,但實際上他最擔心的還是媽媽對她失望。如今既然媽媽支持他,那他最大的顧慮也就消失了。有家人給予的力量,他就有底氣以自己想要的方式來生活。
劉霆
所以,他告訴媽媽:「我決定,去做一個變性手術。從小到大,我其實都覺得做女孩兒會更好。媽媽,我要去實現這個小目標了。」
變性手術成功,活出精彩自我
2014年,劉霆聯系了整形醫院,打算做變性手術。在主治醫生確定好時間之後,劉霆趕在這個日期之前召開了新聞發布會。
劉霆
發布會上,劉霆說:「今天之所以開這個會,是因為我覺得我還是得給大家一個交代。承蒙大家的關照,我和我的母親生活走上了正軌。如今的我,也有空來思考一下關於我自己的問題。不瞞大家說,我也得病了。我這個病是心理疾病,我有性別認知障礙。也就是說,大家看到的我是男生,但我心裡覺得自己應該是女生。」
這話一出口,底下的記者就沸騰了一片。等大家最初的震驚過去之後,劉霆才繼續開口:「我個人大小算是個公眾人物,也有必要對自己的重大決定做出說明。我決定要遵從本心,做一個女孩子了。那也許,才是我靈魂的最終歸宿。」
劉霆做變性手術
這場發布會,韓國的變性美人河莉秀還親自到場支持。發布會之後,網路平台便吵吵嚷嚷起來。有人覺得劉霆很勇敢,支持他活出自我。有人覺得劉霆是個變態,腦子有問題。不管別人怎麼想,劉霆已經躺在了手術台上。
從2014年開始,劉霆陸續接受了好幾次手術。歷時一年,他的性別改造工程終於完成了。「他」變成了「她」,還給自己取了個新名字,劉婷。
變性前後對比
劉婷是一個美麗自信的女孩子,擁有強大的人格魅力。她可以穿上自己喜歡的裙子和高跟鞋,可以光明正大地鑽研化妝技術。她還報名參加了選美比賽,獲得了非常可觀的名次。作為一個女孩兒,劉婷活成了所有人的榜樣。
在熱愛生活的同時,劉婷也沒有忘記公益。當年媽媽的治療,得到了那麼多人的支持。如今,她也將這份大愛傳遞了出去。她會捐錢捐物,會在節假日去做義工。她的生活很充實,每天都做了很多有意義的事情。
劉婷和媽媽
劉婷的媽媽,也完全接受了孩子的改變。如果說最初她還有點不適應的話,那麼時間越久,她就越覺得孩子的做法是正確的。她在劉婷的身上,看到了以前的劉霆從不具備的光彩。她想,那就是活出自我的精彩吧。
結語
13歲這個年紀的孩子,本應該享受父母的寵愛和校園的陽光。但13歲的劉霆,卻已經要用瘦弱的肩膀扛起照顧母親的責任了。他很堅強,一個人撐起了他和母親的家。在照顧母親的同時,他還能考上理想的大學。他的這份孝心,沒有被辜負。母親的病好了,可以長長久久地陪在他的身邊了。
劉婷
而劉霆變成劉婷這件事,更是體現了他,或者說她,莫大的勇氣。在經歷了一番內心的掙扎之後,她勇敢地接納了真實的自我。劉婷還寫了一本書,《我本佳人》,在這本書里,劉婷詳細地闡述了自己變性的心路歷程。
變性不可怕,不敢面對真實的自我才是最可怕的。她還希望通過自己的事例,來鼓勵更多的性別認知障礙人群。不要害怕世俗的眼光,不要畏懼流言蜚語。縱使一路披荊斬棘,玫瑰少年依舊可以肆意綻放美麗。

3. 世紀佳緣 劉婷 jojo,她的id,發我郵箱

表示還將就,我們老師。。。。。。。。身材真的很不錯

4. 15年前背母上學感動中國的劉霆,後變性為女人,如今怎麼樣了

劉霆的一生,讓我們了解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還有詩和遠方,只要再堅持一下,我們就能達到頂峰,所有的苦難都會給堅持讓步,只要敢攀登,成功會向我們招手。

5. 有沒有在十堰學化妝造型的,千惠和劉婷哪個學校好

這兩個學校不了解,但是此類技術是不建議在三四線城市學習的,一般一線城市的課程更細化一點,能學到更全面的知識。選擇學校要注意;
一、選擇學習氛圍好的化妝學校。當你去到一個化妝學校,學校的學習氛圍如何不用老師去說,自己一看便知。學校學生精神面貌如何,老師和學生關系如何,學生學習時候的狀態如何,這些都無法造假。如果看到這所學校學生都很積極向上,老師和學生關系非常融洽,學生很尊重老師,學生學習和練習的時候非常認真,學校里找不到三五成群聊天插科打諢的,也沒有懶懶散散的人,這樣的學校就可以放心選擇。
二、看學生學習練習時候有沒有老師在旁邊輔導。很多學校宣稱一對一教學,但是事實上老師教完課後就走人了。等學生練習的時候找不到人輔導。
三、看學校的課程。學校的課程名稱大同小異,真正有差別的是課程的編排。好的課程從淺到深,從易到難,每一步都有依據,讓學生逐漸的進入好的學習狀態。不要小看課程的編排,如果打亂順序,或者是減少一些環節,學習效果會大打折扣的。

6. 跟男友去吃飯是等男友買單還是我應該主動

今晚一起吃飯吧

01

劉婷從大衣兜里掏出手機,按下電源鍵,掃了眼屏幕上的時間:19:13。她必須在20點整趕到約會地點——上海書城。時間還來得及,從江蘇路站到中山公園站旁的書城只要15分鍾。多出來的半小時直接在書店等他吧,到時候不用急匆匆亂了陣腳。

「我已經出發了,待會兒再見。」劉婷上了地鐵,給對方發了一條信息,最後還配上一顆紅紅的愛心。表情包的存在,大概是當今億萬網民化解尷尬、加深情感的第一助手。結尾處的這顆紅心,既有走心的親密,也有客套的疏離。禮數中不失熱情,若即若離,實在是妙。她為自己的小心機,對著屏幕笑了笑。

「好。」隨著一聲提示,劉婷點開聊天頁面,看到鄭生發過來的這個字。她盯著屏幕看了好一會兒,最後總結道:高冷,一如既往地高冷。但這種高冷卻一點兒不讓人生厭,相反這讓幾年不約會的劉婷欲罷不能。劉婷跟鄭生「認識」剛好兩個月,但這種認識也僅限於網友關系的熟悉。

兩個月前,劉婷在一個國內知名文藝網站上結識了鄭先生。他發帖問誰願意領養剛出生不久的小奶貓,常年獨居的劉婷萌心大動,趕緊加了微信,問:「什麼時候可以去領養?」鄭先生半天才回:「等等吧,過幾天再說。」

此後幾天,兩人無話,他的朋友圈倒是被劉婷刷了個遍。鄭先生的頭像上是個長相英俊的男子,30歲上下。朋友圈100多條動態,不是在看書,就是在喝茶,偶有幾條深夜心靈雞湯詩句出現。朋友看著劉婷發來鄭先生的文字,甩下一句「矯情死了」,劉婷卻啐了一口:「滾,明明很文藝。」

29歲的劉婷開始向文藝的鄭先生發起了攻勢。給鄭先生每條新動態點贊,並一定要認真回復。挖掘鄭生的興趣點,聽鄭生喜歡的歌並分享到朋友圈說好聽,看鄭生看過的電影截圖發到朋友圈說真感動,去鄭生去過的茶館拍照發朋友圈說好好喝哦。

偶爾她還會發自拍,拍上半小時,從七八十張中選出9張,再放到美顏軟體里挨個美化,然後分組只對他可見。

鄭先生毫無回應,靜如泰山。劉婷決定換招,打開他的聊天框直接問候他。從貓開始找話題,聊到工作職業、電影詩歌。鄭先生漫不經心地回上一兩句「嗯」「是的」「還可以」。劉婷沒轍,打算放棄,卻在這時收到了鄭先生的見面邀約。

02

劉婷在長寧區的上海書城坐了一會兒。她在想等會兒應該跟他聊什麼?談文學,會不會太深奧?談詩歌,會不會太裝了?談喝茶,會不會太傻了?談房價,會不會太世俗?

她看著書店最顯眼的廳堂處,擺放著村上春樹的新書,對了,等會兒就從大門口迎接他,然後帶著他走進來,引他到村上春樹的新書旁,村上所有的小說她都讀過,跟他從村上聊起總不會出錯。讀書千日,用計一時,她緊張的情緒稍微平復了下。

「我到了。」8點整,鄭先生准時給劉婷發了一條信息。她對著書桌玻璃,迅速整了整新買的灰色大衣,撫了撫鬢角的頭發,往正門看去。

一個30歲左右的男子,身材壯碩,穿著一件黑色上衣,眼睛很大,臉蛋還算好看,全身上下透著一種斯文穩重的氣質。其他都沒什麼異樣,倒是他的眼神,是憂郁的、慌亂的、有點疏離的,乃至衍生出一種迷人的慾望。

劉婷對著黑衣男揮了揮右手,他看過來,眼神有一絲詫異。更神秘了。劉婷痴痴地望著,但他立馬笑著迎過來。

「你好啊,讓你久等了。」鄭先生表示抱歉,態度誠懇。

「沒有,我也趕到啦。」劉婷故意說了一個「啦」,灑脫中帶著嬌嗔。

「吃完飯沒,要不一起去吃飯吧?」他又說道。

「是有點餓了,走啊。」劉婷跟著他走了出去。

他們到了上海書城旁邊的龍之夢,選了一家日式料理店。他說經常帶朋友過來吃,味道極好,再加上這家店處在最拐角處,人少安靜。不失為一個約會的絕佳地點,劉婷在心裡對他默默稱道。

劉婷坐下,開始低頭擺弄起桌上的紙巾,她等著鄭先生能夠開口引出話題。她怕自己跟以往一樣,和男生在一起時,太主動會吃虧的。在愛情里,一開始太主動的那方,到後面往往更被動。

鄭先生依然沒有開口,安靜地坐在對面看她,只是沉默。劉婷只好掏出手機,拇指開始滑來滑去。手機除了聯絡重要的人,打發無聊的時間,最大的作用大概是緩和聚會時突然安靜的氣氛,化解陌生人之間的尷尬。

「你比照片漂亮。」他突然開口。劉婷手指一頓,抬頭看向他。是什麼樣的眼神呢?劉婷的心一驚,像是被什麼沖擊了一下。此時他的眼神一掃之前的憂郁惆悵,坦率而真摯,毫無敷衍,沒摻半點假。

女生都喜歡被誇,尤其是被人誇漂亮,尤其是不太好看的姑娘被人誇好看。

劉婷深知自己姿色一般,自小就不是一個有故事的女同學。她談過兩個男友,全都因為歲月長、感情薄,處著處著就淡了,走著走著就散了。此刻,她在鄭先生的眼睛裡看到了自己。

她有點激動,不知為何,「愛情」這個詞突然湧上她的心尖。她被自己的想法嚇到了,跟對面這個陌生男人見面不超過10分鍾,說話沒超過三句半,連「愛情」這種想法都能蹦出來,真是荒唐。

但是誰又規定愛情一定要跟時間有關呢?只要是有緣人,碰上了就碰上了,跟時間長短又有什麼關系?

03

等菜的間隙,鄭生離席去了趟洗手間。

菜一道道上桌,麻油雞的香味飄起來。

劉婷開始問他一些問題:

對了,那隻小奶貓怎麼樣啦?

忘了問你做什麼工作的?

還有平時喜歡誰的詩啊?

鄭生回答:

貓自己養了。

在互聯網公司做市場。

喜歡雪萊的詩。

他的回答過於簡單,甚至讓她覺得裡面有一絲不易察覺的冷淡。明明可以多說一點,分享下養貓的感受啦、工作上的趣事啊,或者為什麼喜歡雪萊呀?

剛剛一臉真誠地說她漂亮的那個男人怎麼突然之間沒話了,那種短暫的溫柔也是一閃而過。劉婷剛被男人的甜言蜜語捧到天上,又被他的簡潔冷淡狠狠摔下來,還是摔了個大跟頭,有點痛。

剛見面的男女,試探也是戰戰兢兢的,一旦亂了陣腳,就相當於棄械投降,輸了氣場,露了恐慌,賠了偽裝。劉婷心想,男人可真是滿嘴假話,連戲都不願意做足。既然他不吃這套,還是換一種聊天方式吧,她盡量尋找話題。

「上周去了雲朵軒茶館,很不錯,改天有空一定請你過去喝。」她故意說了一家他在朋友圈發過的茶館,想測探下他的反應。鄭生愣了一下,劉婷心想終究還是上鉤了,可他立馬回答得「好啊」兩個字還是讓劉婷亂了節奏。

這是裝傻了啊。既然對方不說話,那就自己多說點,劉婷開始講自己的故事。大學畢業6年了,有過兩個男友,一個劈腿,一個回老家。她在出版公司當編輯,手裡出過幾本賣不出去的雞湯書。算是有點精神潔癖,喜歡骨子裡文藝的男生,最好是高冷一點,比如鄭生這種。最後一句她藏在心裡沒說出來。

鄭生默默聽著,偶爾把菜推到她這邊,或者幫她倒倒水。她看著他,水壺里的茶水流往杯子里,飯菜的熱氣遮住了他的臉。他可能就是不善言辭吧,那種不太愛說話的理工男,但他有自己的小愛好,活在自己的世界,也會偶爾走出去關心在他世界以外的人。

只是,倘若這個男人,能來到她的世界,或者讓她進入他的世界,會怎麼樣?

熱氣彌漫在餐桌上,他的臉模糊起來。劉婷那一刻覺得,或許她終其一生,只不過是為了找到一個體貼她的人。父母會體貼她,可是他們會先走;前男友會體貼她,可是他們都消失了;能給她溫暖的,只有身邊這個實實在在的人。

聊著聊著聊到了前任這個話題,或許劉婷今晚所有的准備,都是為了這個。她想知道鄭生的情事,談過幾個女朋友,對婚姻有什麼打算,愛情觀是不是跟自己一致,以及他現在有沒有女朋友。

「我以前最喜歡的一道菜就是麻婆豆腐。」鄭生突然開口,打斷了劉婷的思路。為什麼突然在日料店,提到川菜?收回自己的遐想,她開始聽他說話。

「麻婆豆腐啊,我會燒的。」劉婷應和著。

「不,你做得肯定不好吃,這世上最好吃的麻婆豆腐是龔莉做的。」鄭生說完,抿了口酒。劉婷這才發現桌上的酒被他喝了一大半。

「龔莉你認識吧,不,你不認識。龔莉是我的前女友,我們在一起8年了。」鄭先生明顯有了醉意。

「不過我們分手了。我在大學就認識了她,本來都打算結婚了。可她有一天突然說要離開我,第二天就搬了出去。我當時覺得很奇怪,一定發生了什麼事情。結果你猜是什麼,那婊子直接跟我說,她前公司的總監要跟她好,她要搬進總監月租12000元的房子,不跟我住群租房了。」

鄭先生的臉微微有些泛紅,他繼續說:

「那時候我畢業才兩年,事業剛起步。她嫌貧愛富,離開我了。往後幾年我就沒有找過女人。就算現在混得人模狗樣,也沒讓我心動的。」

「唉,可以說,她讓我相信愛情,也讓我懷疑了愛情。她搬走那天,我站在房間窗戶口,頭往下看。那個禿頭的快40歲的男人,幫他提行李箱,幾秒鍾吧,車子就走了。從此我再也沒見過她。」

「都說騙女人的男人是渣男,女人全世界叫囂著詛咒負心的男人,彷彿她們是唯一的受害者。那騙男人的女人呢,男人有苦說不出,憋著忍著受著,說了就直接承認自己是孬種。」

「女人被男人甩掉,是值得同情的,但女人甩掉男人,男人就是無能的。」

「或許真的是我太窮了吧,如果我那時有錢一點、能力強一點,她也不會就這樣離我而去吧。怪我無能。」

「對不起,今天跟你說這么多,我本來是話很少的一個人。」

「不知道為什麼,一見到你,就很想說話。」

劉婷被他說得一愣一愣的。他這排山倒海式的傾訴,像是在發牢騷,又像是在自責。他臉微紅,滿嘴酒氣,眼神迷迷糊糊的,說不清的感覺。

04

這頓飯吃到了晚上9點半,店裡燈光暗下,店家准備打烊,舒緩的音樂也停了下來。滿身酒氣的鄭先生,扶著座椅,晃悠悠站起來要去結賬。劉婷立馬追了上去,自己搶先買了單。劉婷站在收銀台前,從錢包里掏出400元。

按理說,這頓飯本該是她買單的,之前她跟兩個前男友吃飯,都是男生付錢。都說男人為女人花錢,是天經地義的,不管是出於禮貌還是愛意。但女人為男人花錢,那這份情意中就多了一種罕見的灑脫與厚重。

或許眼前這個男人,跟別人是不一樣吧,如果自己搶先買單,他會不會也覺得自己跟別人不一樣呢?她回頭看扶著椅子站立著的鄭生,他已經穿上了外套。

「鄭生,你住哪裡啊?我送你回去。」買單後,劉婷走到鄭生面前,問他。

「我沒家,哪裡都是我家。」鄭生酒氣還沒退。

劉婷沒辦法,打算把他安置在附近的賓館。她走到大廈門口,外面燈紅酒綠,車來車往,身邊這個男人,突然摟著她的肩。她跟觸電了一樣,不敢抬頭。這男人是真的醉了,不然也不會對第一次見面的女人做出這樣的舉動。

與其說他摟著她,不如說他在尋找一個支撐,不然他會倒下。劉婷好久沒跟男人有這樣親密的肢體接觸了,這種感覺讓她心跳亂了,全身酥酥麻麻的,每走一步,都像是踩在了雲里霧里,輕飄飄的,她又一次被捧到了天上。

好不容易把鄭先生扶進賓館房間,已是晚上10點半。這個星級賓館,還算安靜。干凈的床單,暖黃的光線。劉婷覺得安心愜意,坐在沙發上,看著躺在床上的鄭生。他穿著衣服,連鞋子都沒脫。劉婷上前,把一邊的被子蓋到他身上,這時鄭生突然睜開了眼,眼神像是恢復了初見時的憂郁,甚至有一點點恐慌感。他說:「謝謝你。」

劉婷笑了笑,有點不好意思,打算出門。把他安頓好了,讓他今晚在這里睡一覺。

「對不起!」劉婷快走到門口時,又聽到鄭生說話。這一會兒謝謝你,一會兒對不起的,究竟是怎麼啦?

「這時候地鐵都停了,還是別回去了。」鄭生在後面叫她。劉婷心想,不回去是什麼意思?今晚在這兒睡?難道他是要跟我發生什麼?在來的路上,劉婷想過要不要留下來這個問題,留下來能做什麼呢?還能做什麼?心知肚明,但她在心裡又是排斥的,這對一個醉酒的溫柔的好看的多金的男人來說,今晚留下來,無異於欺負他。

「不了,我打車回去吧。」到了最後關頭,劉婷反倒膽怯起來。

「我不會強迫你做什麼的。」鄭生支支吾吾又說了句。

劉婷想了又想,還是回到沙發上坐下來,看著眼前這個男人,恍惚間覺得像是回到了第一次跟初戀男友開房的那天。當男友進入她身體的那刻,她的眼淚馬上就下來了,那是她的第一次。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哭,身體像是被撕裂開的痛,那一刻,她心想,可能就是這個人了吧。

眼前這個男人也跟初戀男友一樣,躺在床的一邊,神態安詳。

「我先去下洗手間。」劉婷沒有說留還是走。她想先去洗手間緩一下。

衛生間的燈光是暖黃的,照著她還有238天就到30歲的臉。前任們都說過:「你在燈光下更好看。」他們說這話時,眼神放著真誠又渴望的光。她每次聽完,嘴角憋不住笑意,原來自己也是美的,不過轉念一想,是不是在太陽底下,我又是不值得看的?她突然又焦慮起來。

她掏出包里的化妝品,粉撲往臉上擦了擦,口紅往嘴上塗了塗,理了理頭發,順了順裙子。整理完以後,她一頓,這是在干嗎?既然決定離開了,還在這里補妝打扮?

劉婷終究是明白的,自己是要留的。從她第一眼見到他,他跟她吐露過去,他出門摟著她。他每走近一步,她的心就近一點。這么好的機會,為什麼不爭取一下呢?

等劉婷出來,鄭先生已經呼呼睡著了。或許他就是好意想讓她休息,自己想歪了而已。劉婷嘲笑剛才在衛生間里的掙扎,故弄玄虛。她在心裡笑著,兩個陌生人第一次見面就開房,而且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晚上,也是都市佳話了。

她在沙發上躺著躺著就睡著了。

不知幾時,等劉婷睜開眼,鄭先生已經將她抱在了床上。周圍黑漆漆的一片,她嚇得趕緊打開床頭的燈,當她打開燈的那刻,看到他在盯著她。劉婷嚇壞了,各種問題湧上心頭:剛才不是在沙發上嗎?他什麼時候醒的?是他抱我上床的?剛才他抱我的時候進行肢體接觸了?他為什麼要抱我上來呢?

「你……我……怎麼在床上?」劉婷緊張得話都說不清了。

「剛剛怕你著涼,就抱你上來了,我這就去睡沙發。」鄭先生回答得很坦盪,看起來並不像一個做壞事的人。

「沙發上冷,我過去。」劉婷嘴上還是抗拒著的。

「算了,我們一起睡吧。」他自顧自地側向另一邊。

05

劉婷也不說話,平躺著,盯著天花板。怎麼會這樣,今天真的是越軌了很多次,現在居然跟一個陌生男人躺在賓館的床上。她試著閉著眼睛睡,可就是睡不著。

鄭生這會兒也轉過頭來,看著她。她也不自覺轉身,剛想說話,鄭生倒先發制人,他突然蹭到她耳邊,輕輕說了句:「你在燈光下更好看。」

說完,這個男人就把嘴貼上去親她的臉。

她嚇得把臉撇向一邊,他不依不饒,再次上前。親她的耳朵、脖子,開始解開她的衣服。鄭生氣喘吁吁,她想這種感覺真是熟悉又甜蜜。劉婷慢慢放下戒備,隨著他的節奏回應著。隔著衣物,她能感受到他的熱烈。

當他要進入時,她突然止住,問他:「你是認真的嗎?」

他愣了一下,動作停了,趴在她的身上說:「認真的,我喜歡你。」

說完,他再用力,劉婷疼得哭了起來。就在這一刻,她想起和初戀男友的那次,他也是這樣俯在她的身上用力地晃動著。男友看她哭了,吻她的淚水,在她耳邊說:「我好愛你。」

鄭生在她身體上起起伏伏,劉婷走了神。等他快到極限時,突然咬著她的肩膀,悶哼一聲。劉婷被弄疼了,她腦袋裡突然蹦出一句話,隨口而出:「你愛我嗎?」

「愛……愛……」鄭先生回答得深情又乾脆。

劉婷的眼淚又出來了。她不知道是他把她弄疼了,還是真的想哭。為什麼要這樣問他,每個男人都會這樣問。她覺得在這最親密的時刻,男人才能說真話,盡管這真話是有時限的,短到下了床就沒了。彷彿讓她快活的,不是體內的生理反應,而是這一句比平時更加肯定的「愛」。最終也是這份愛,把她送到了天上,愉悅的最高峰,盡管這也是短暫的。

事後,他們兩人裸露著身體躺在床上聊天。他點了一根煙,開始抽煙起來。床頭煙霧繚繞,劉婷翻個身看著鄭生。她問了他很多問題,他也熱情地回答。末了聊到婚姻的話題,劉婷問了一句:「你什麼時候結婚啊?」鄭先生驚了一下,掐掉煙頭,說:「等你准備好的時候。」

她顯然是被驚呆了,手足無措,不知如何接話,她完全沒想到,今晚的一次約會,居然把戀愛、上床和結婚這三件事都給辦了。這個男人是要跟我結婚的意思嗎?

「我想好了,我們可以試著先發展下去。我覺得你是一個好女孩。」鄭先生說起這些話,絲毫不含糊。女孩,居然還有人叫自己女孩,30歲的女人走出家門,就是年輕孩子的阿姨了,但鄭生居然叫她女孩,這讓她著實沒想到,甜蜜、寵愛、幸福感包圍著她。

她剛想開口說「好」,就被鄭先生壓在身下,今晚的第二次、第三次……每一次顛簸中,她更看清男人一點。這個男人是溫柔的、紳士的、成熟的,也必定是值得託付的。

她看不清他的眼睛,她只想跟他快活,今晚,明晚,每一個夜晚……

06

早上劉婷醒來,發現賓館只剩自己,她看到床頭放了一張紙條,上面寫著:我公司有急事先走了,你多睡會兒,晚上一起吃飯。

劉婷看完心裡樂呵著,鄭先生畢竟是體貼的,怕打擾她睡覺。她拉開窗簾,外面的陽光明媚,天空湛藍,一眼就能看到一千米外徐家匯的恆隆廣場。

她把昨晚就在充電的手機拿過來看了眼時間,9點20分了。這時候鄭先生在忙什麼呢?昨晚他一次次帶她進入一個個羞恥而痛快的境界。劉婷越想越臉紅,大白天也這樣,還真是有點難為情。

時隔幾年,劉婷發現自己又戀愛了。這次她想更認真點,跟這個男人走得更遠。

她想跟鄭先生說她醒了,問他晚上去哪裡吃飯。她點開鄭先生的微信對話框,輸入:今晚一起吃飯吧。

剛發過去,就跳出一條消息:鄭先生開啟了朋友驗證,你還不是他的朋友。
【本文節選自《我們連孤獨都不曾擁有》,作者:七毛,經九州出版社授權在網易新聞平台連載發布 ,有刪減,歡迎關注,禁止隨意轉載;如有侵權,請聯系刪除,圖片源自網路】

7. 十堰哪有學美甲 化妝 造型的地方 哪的好一些

職教集團,在顧家崗中醫院那邊,
劉婷
化妝在五堰大都會樓上,
東方
職業技術學校
在火車站,
絕色美甲在五堰北街,從人民路進去一看就看到了,
這些都有,實際操作的話看你是想在學校模式的還是培訓班模式的,

熱點內容
碧柔防曬黃色和綠色哪個好 發布:2022-10-04 18:12:12 瀏覽:153
南方防曬噴霧多少錢 發布:2022-10-04 18:10:33 瀏覽:661
隔離霜什麼時候用最合適 發布:2022-10-04 18:08:01 瀏覽:433
來例假額頭長痘痘怎麼回事 發布:2022-10-04 18:07:10 瀏覽:78
隔離霜遮瑕霜粉底有什麼區別 發布:2022-10-04 18:06:54 瀏覽:329
思林卡防曬霜怎麼樣 發布:2022-10-04 18:06:52 瀏覽:332
秋季護手霜哪個牌子保濕效果好 發布:2022-10-04 18:05:24 瀏覽:419
為什麼脂質微絲用洗面奶去不掉 發布:2022-10-04 18:05:24 瀏覽:207
北京燃氣壁掛爐怎麼補水 發布:2022-10-04 18:02:17 瀏覽:902
百度一下保濕蘆薈凝膠怎麼使用 發布:2022-10-04 17:59:09 瀏覽:734